吕岩对曹教授的质疑 同时也是吕岩成长和在猕猴桃领域

近来发生了诸多事情,忙的焦头烂额,本不想对这次质疑事件做任何回应,因为平日我也没有好与人争斗的习惯,但未曾想这件事传播的范围之广、影响之大远超预期。

思前想后遂觉得应该站出来发发声、说说话,一来感谢在此次事件中为我打抱不平的各位朋友、同仁。事情发生后,全国各地朋友有给我留言,有给我打电话,还有在朋友圈、微信群为我发文的,在此一并感谢,多谢各位的关心和支持。二来也想给这件事画上个句号,毕竟事出有因,且因我而起,那我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大家聊聊,也希望这件事到此结束,不要再扩散了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刚从周至职业中学毕业的我,有幸被分配到西安市园林局下属的二府庄苗圃进行园林专业实习。有些相熟的同学在周至县猕猴桃试验站(隶属省科技厅)实习,我便经常去试验站与同学交流学习,如此一来二往,就和猕猴桃有了初次接触。但那时候的猕猴桃产业尚未成形,更无经济效益,所以我远走宁夏从事果树栽培管理相关工作,在此同时还系统学习了西北农学院园艺系果树专业的所有课程。

到了八十年代中期,我们村的木匠王兴老先生率先和省果树所、猕猴桃试验站联络,从自己家里两亩责任田开始了人工猕猴桃建园种植。他思想超前、敢为人先的精神深深感染了我 ,这也是后来我和猕猴桃一生结缘的起点。

为什么会从这里说起?是为了回应那位曹教授的质疑,平日我与人讨论交流直白地说自己是一个普通农民,事实也的确如此,不过有一点不同,我放下锄头拿起的是笔,拿起的是书。因为兴趣在此,不在牌桌、不在酒桌,况且我自知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,不敢妄自菲薄,即使到今日我也从未以学者的身份自居,更不敢当师者,这一点从我开始种猕猴桃的那一刻就很清楚了,所以我从未停止学习的脚步。请教别人、自己实践、文字总结就是这些年我一直在做的事。

至于为什么会发表文章、到处讲课,说来也惭愧,不过是阴差阳错、生活所迫而已。

九十年代中期,我们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“毛桃庵”里,方圆近千米仅有一家“邻居”,在这样“与村隔绝”的环境里,我正好可以与草木为友,和虫鸟做伴,白天在田里耕作、观察、实验,晚上将过程和结果记录到日记中。

但要全部依赖这点猕猴桃收入生存,显然是不太现实的,卖菜便成了我的副业,对,就是你们想的那种沿街叫卖。不仅是菜,雪糕、冰糖葫芦等等,只要是能挣钱的基本上都做过,这些营生虽然是迫于生计不得已为之,但另一方面无形中也锻炼了我的口才表达,提高了思维能力,也磨练了意志,让我更加懂得学习的重要、知识的重要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将自己的日记整理成一篇文章,抱着试试的心态看看能不能发表,如果成功则可多一份额外收入补贴家用,如果不成就权当练字了。没曾想寄出去后没多久我就收到了邮局寄回的样刊和稿费单,从此日出耕作(卖菜)日落创作就成了我生活的全部。儿子有时候会不解的问:“爸爸,我上床睡觉的时候看到你在煤油灯底下写东西,半夜起床的时候你还在写,你到底在写什么呀?”我笑着回答他,写的是我们家里的好生活。

这些文章发表后,有了一点小名气,便受邀出去讲课,但我讲课一直坚持着三个原则。一个是确保我讲的东西有相对的中立性,怎么确保?就是不为任何产品代言,说实话,这些年找我做农资广告的人都快把我电话打爆了,有些开出的价格甚至是我种猕猴桃十几年都赚不来的,但全都被我拒绝了,因为我始终认为技术应该有点中立性,不该和某个产品捆绑在一起,成为一个附属品,否则在讲课的时候无论你怎么暗示自己,最终还是会有引导性。何况市场上产品那么多,良莠不齐,我也没有精力去分辨这些。

另一个就是坚持学习的原则,向书本学习,向同行学习,向农户学习。讲课时我会把农户当老师,他们提出的很多问题可能我没有遇到过,他们解决的很多问题可能我也不会,不会我也会直接回答不会,然后记下来回去研究,争取下次解决。经常听我讲课的朋友一定很熟悉我的开场白:我今天来不是来讲课的,就是和大家交流讨论的,我和台下坐的各位一样,都是农民,放下话筒就拿起锄头,所以大家不用拘谨,畅所欲言。

最后一点就是大胆创新、小心论证,技术的创新其实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,同时创新又是发展的动力,但这里说的创新绝不是凭空臆想的,是必须要有实践论证的,在这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我一直“泡”在猕猴桃园,就是为了让自己所讲有理论支撑,实践证明。由于情况不同,不免有时候讲的内容可能会和一些前辈、同行意见相左,这可能也是这位曹教授气冲冲质疑的一个因素吧。

零八年的时候,省农业厅有一个组织去新西兰考察的机会,我有幸得到一个名额,但需要自己负担一些费用,对于当时家里来说,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加上办理各种手续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,妻子不同意,认为是浪费时间浪费钱,完全没有必要,但我坚持学习创新不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,要走出去多看才行,执意要去,为此还和妻子大吵了一架。

参观完回来之后对我的触动很大,新西兰的产业化、机械化、品牌化好于国内很多,这不是某个人、某个机构的定论,这是客观事实。但最近几年这种事实却被一些人定为“崇洋媚外”,实在让人心寒,当别人在搞创新、谋发展的时候,我们却在争论这些没有意义的论调,实在不该!

之前有人问,感觉你现在的技术培训已成为演讲,很少提技术了,我回道,当技术不能改变现状,不能扭转局面,不能产生触动,我只能改变下方式,把我看到的、听到的、触动到的传递给别人,否则大家花时间精力过来听了,完了回到家里该怎样还是怎样,没有任何意义。不接受新观念不接受新事物,在现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,固步自封就是退步。

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了这位曹教授的质疑,初看那篇文章我也很诧异,因为我们两人之间并无来往,素昧平生。前几日他在我们一个共同的群内发出了这“五问”,当时我觉得没有必要回应,但群里还是有朋友替我说话了,说这不是技术讨论、有人身攻击的嫌疑,让他尽快删除,后来说的人越来越多他就把那个群解散了。

之后我便没有在意了,谁知第二天文章就被这家“猕猴桃行业平台”的微信公众号发布,使事件迅速传播、升级,不少朋友看到后第一时间给我发消息让我尽快出面说明,但当时我没有想太多,因为以前也有类似事情发生,并没有多大影响,直到越来越多的人发消息、留言甚至打电话过来才让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也感受到互联网的恐怖。

上个月因腿疾在病床上躺了近一个月,难得有这样大把的时间来思考,所以也想了很多事情,想技术上的事,想家里的事,想入行猕猴桃的这一路。以前觉得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,无需锱铢必较,最近重读鲁迅先生的文章,茅塞顿开,既然是一分光就要发一分热。在此我也呼吁下,我们的猕猴桃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请大家认清互联网这把“双刃剑”,要利用好互联网传播知识、学习技能,不要把一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参杂进去,多关注下本质的东西,借用习近平主席的一个词叫——不忘初心。

东红猕猴桃

东红猕猴桃多少钱一斤

红心猕猴桃价格

红心猕猴桃

佳沛金果

佳沛阳光金果

新西兰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

sungold金奇异果

sungold金奇异果

g3金奇异果

g3阳光金果

贵长猕猴桃

贵长猕猴桃

猕猴桃花粉

红实二号猕猴桃

红实二号猕猴桃

红肉猕猴桃

贵州高山红心猕猴桃果园

贵州高山红心猕猴桃价格

有机红心猕猴桃

有机猕猴桃

猕猴桃苗圃

阳光金果猕猴桃苗圃

sungold金奇异果苗圃

供应红心猕猴桃批发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

    A+
发布日期:2019年08月12日  所属分类:产品
标签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